首页 > 资讯中心 > 国际动态

新兴经济体与发展中国家增速有所提升

发布时间: 2017-12-29 10:24:3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中国经济网   浏览次数:

得益于外部环境改善、大宗商品价格温和回升以及内需强劲,2017年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经济继续回暖,经济增速总体有所提升。其中,亚洲主要经济体深化结构性改革,内部需求趋强,与全球经济复苏形成共振,经济增速处于周期性上行;拉美地区经济有望结束连续两年的衰退,实现恢复性增长;俄罗斯则度过衰退,出现了向增长转变的拐点,继续企稳向好,进入低速增长通道;西亚北非经济处于改革关键期,但受地缘政治紧张和原油价格温和上涨影响,经济增长动力减弱;撒哈拉以南地区经济得益于全球商品价格回升,地区主要经济体经济走势改善,经济增长趋稳。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今年10月份发表的《世界经济展望》预测,2017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率为4.6%,高于2015年和2016年4.3%的增速。新兴经济体的增速依然领先于全球经济总体增速,超过发达经济体增速的2倍。IMF首席经济学家莫里斯·奥伯斯费尔德在分析上调全球经济增速的原因时,承认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在其中“发挥了相对较大的作用”。

展望2018年,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经济整体向好。IMF预测,2018年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率将进一步升至4.9%,达到5年来的峰值。其中,新兴经济体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率有望达到77%,较2017年上升2个百分点。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面临的主要风险是发达国家宏观经济政策调整可能导致资本外流、货币贬值压力,全球贸易投资保护主义和竞争性减税加剧,以及国内政治动荡、极端天气事件、恐怖主义、地缘政治风险等非经济因素,复苏进程难言一帆风顺。

亚洲:

增速回升 领跑全球

今年亚洲经济总体状况出现改善,经济增长速度略有回升,比去年提高0.1个百分点。亚洲经济依然是全球经济复苏的重要引擎,经济增速显著高于全球水平,领跑其他经济体,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贡献者。

得出这一结论的主要原因有四:一是外需转暖,为区域各国经济增长向好提供了外部动力。例如,多个东盟国家出口复苏,且经济越外向,复苏越早,缅甸的服装出口带动了经济增长。二是内需向好,体现为国内私人部门消费、投资不同程度好转,以及房地产和建筑业的周期性繁荣,居民消费的好转成为经济向好的关键,如马来西亚、泰国的民营经济复苏成为本国经济复苏的重要动力。三是改革措施提振了经济增长,如中国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成效显著,推动经济高质量增长。四是重视基础设施建设,印度、印尼、泰国、老挝、越南等国的铁路项目建设,刺激了经济增长。在亚洲主要经济体中,印度经济波动较大。印度经济增速连续5个季度回落,显示出“废钞令”的负面影响在持续,且超出预期。

俄罗斯:

走出衰退 企稳向好

俄罗斯经济发展部的统计显示,去年四季度至今年三季度,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已连续4个季度增长,增幅最快的领域是汽车、制药、化学、食品工业和电气设备生产,且经济增长质量有所改善。俄罗斯已走出连续2年的经济衰退,实现了正增长,预计今年的增速为1.8%。从具体领域看,今年贸易规模扩大,进口替代政策效果显现,货物进出口强势增长,二季度出口同比增长23%,进口同比增长28%。同时,国内需求逐步复苏,消费的驱动作用日益增强。此外,资本形成总额扭转颓势,实现正增长。去年,俄政府实施的新一轮反危机计划,拿出大量资金扶持汽车、轻工业、机器制造和农业等产业发展,政策效果明显,今年二季度,资本形成总额达51355亿卢布,其中固定资本形成42096亿卢布,拉动GDP增长1.2个百分点。俄罗斯经济企稳复苏,还体现在财政运行平稳,卢布汇率稳定,国际储备稳步回升。到今年8月份,俄官方储备资产已达4240亿美元,外汇储备为3505亿美元,均比去年有较大幅度提升。

西亚北非:

动力减弱 面临下行

今年西亚北非地区经济增长动力有所减弱,经济增速从去年5.1%大幅放缓至2.2%,下行压力主要有三:一是地缘政治经济局势以及冲突加剧,二是石油价格上涨幅度不及预期,三是财政整顿影响公共支出等。沙特经济受石油限产和地区局势不稳定影响,增速从去年的1.7%下降至今年的0.1%。今年6月份,沙特对卡塔尔实施单边制裁,关闭陆海空边界实施禁运,影响跨境贸易和投资,推高了企业营商成本,不确定性增加。同时,为了限产保价,沙特8月份以来的石油出口较上半年减少70万桶/日。随着结构改革的落实,经济多元化政策的兑现和扩大对外开放,沙特经济将实现增长,明年增幅将达1.1%。埃及经济整体向好,2016/2017财年经济增速为4.1%。埃及经常账户平衡和外部流动性改善,外贸赤字明显减少,外国直接投资大幅提升,成为非洲最大的投资目的地。

撒哈拉以南非洲:

改革见效 增长趋稳

得益于大宗商品价格回升和地区主要国家经济改革见效,该地区经济增速从去年的2.6%反弹至今年的3.4%。尼日利亚政局趋于稳定,石油输送管道遭武装攻击较去年明显减少,石油收入增加,经济状况出现好转,逐步走出衰退。今年二季度尼GDP同比增长0.55%,这是2年来的首次增长,农业、制造业、通信业和石油产业表现出色,同时就业出现增长。南非经济今年二季度环比增长2.5%,同比增长1.1%,摆脱了技术性衰退,全年有望增长0.5%。南非经济增长主要归功于农业,在摆脱百年不遇的旱灾影响后,农业猛增33.6%,贡献了0.7%的GDP增长。西非经济和货币联盟国家得益于强劲的内需及产业附加值的提升,今年经济增速预计将达6.9%。

拉美:

告别萎缩 恢复增长

联合国拉美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的统计显示,拉美地区经济正在缓慢复苏,实现恢复性增长。去年拉美经济的增长率为-1%,今年一季度已转为增长0.4%,其中投资增长4.7%,私人消费增长0.1%,尽管公共消费仍在萎缩,但国内需求实现了0.9%的增长。拉美经济增长结束萎缩态势,其外部原因是世界经济增长有所加快,全球贸易逐步回升,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逐步走出低谷,改善了拉美地区的外部需求,促进了该地区的出口和投资增长。预计,今年拉美出口将增长8%,进口增长6%。

从该地区的主要经济体看,巴西经济去年萎缩3.6%,今年一季度萎缩幅度收窄至0.4%,二季度则恢复增长0.3%,预计全年经济有望增长0.5%。出口是拉动巴西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今年前9个月,巴西出口增长18.1%。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较低的通胀水平也为经济带来正向刺激。墨西哥经济则保持平稳增长态势。私人消费是推动墨西哥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私人消费的增长得益于收入增加、通胀降低和消费信贷扩张等因素。但是,受墨西哥比索对美元升值及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重启等因素影响,墨对外贸易面临变数,或拖累经济增长,预计墨经济增速今年将小幅放缓至2.1%。阿根廷经济波动较大,去年全年经济萎缩2.2%。今年以来,阿经济出现向好势头,投资、消费和出口均实现增长,拉动经济扩张。(经济日报记者 徐惠喜)